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被警察拦截的警察梦—— 警务系学生涉盗窃关一年半被撤诉_pxzwcgt.yns23zx.com / 内容

被警察拦截的警察梦—— 警务系学生涉盗窃关一年半被撤诉

作者:尹力|时间:2017-06-28 09:00|来源:pxzwcgt.yns23zx.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被警察拦截的警察梦—— 警务系学生涉盗窃关一年半被撤诉

(原标题:被警察拦截的警察梦——警务系学生涉盗窃关一年半被撤诉)

18岁的陈宗汉和他的三个同学,人生轨迹在2013年的春天分了一道岔。

2013年3月26日下午,广西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司法警察系学生陈宗汉,因涉嫌盗窃罪被“抓获”。从学校被带走的时候,陈宗汉身着警服,抓他的警察穿着便衣。

几个小时后,他的三个室友徐伟杰、韦德聪、陈崇以同样的方式被警察从宿舍带走。

他们成为警方破获的“特大盗窃团伙”,在看守所被羁押一年半时间。直到2016年7月6日,南宁市青秀区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对四人作出不起诉决定。此前,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侦查机关在本案中存在用非法方法收集证据。

2016年9月7日,四个学生接到学校复学通知,他们正在着手申请国家赔偿。

陈宗汉不知自己为什么被抓走,他被告知是去协助调查,却被戴了手铐。

随后的几个小时里,陈宗汉经历了他18年人生里最大的屈辱。2014年3月5日第一次开庭时他向法庭控诉:当时他(警察)拿像尺子一样的东西抽我脚底,把臭袜子塞到我嘴巴里面,我的阴毛和腋毛被拿火机烧。

时至今日,陈宗汉说自己有时半夜会跳起来,梦见办案民警拿火机在那儿点,说烧你啊烧你啊。

恐惧之下,陈宗汉“招供”了“同伙”——他的三个室友徐伟杰、陈崇、韦德聪。几个小时后,他听到了韦德聪的惨叫。

最初“招供”陈宗汉的人是另外一个16岁少年,他叫黄一平,和陈宗汉是老乡。他目睹了侦查人员打韦德聪的场景。第一次庭审时,黄一平这样描述:拿胶布贴他(韦德聪),拿水灌他。他们(侦查人员)叫我出来看,说如果我不老实交代就像他一样,威胁我。

陈宗汉的三个室友徐伟杰、陈崇、韦德聪都不认识黄一平。黄一平来过陈宗汉的宿舍两次,但陈宗汉并不认为自己和黄一平有什么交情。

四个人被抓不到一个月,2013年4月20日,多家媒体报道:南宁市公安局南湖分局凤岭派出所破获一个特大入室盗窃团伙,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他们在各小区疯狂作案40余起,以年仅18岁(实际年龄为16岁)的黄某为首,其中有4人是广西某高校在校大专生。

2013年6月24日,南宁市公安局南湖分局向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递交起诉意见书,称犯罪嫌疑人黄一平等6人涉嫌4起盗窃案件,应追究刑事责任。

黄一平的询问笔录显示,他在2013年3月24日至4月29日之间,先后被讯问过6次,其中前四次他声称自己一人作案,第五次他改口称和蒙庆争、陈宗汉还有陈宗汉的三个同学,6人一起作案。

2014年1月9日,青秀区人民检察院对除蒙庆争(后获国家赔偿55992.51元)以外的5名涉案嫌疑人提起公诉。

2014年3月5日,青秀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该案。

庭审过程中,黄一平的辩护律师向法庭出示了他的残疾人证明书,上面记录黄一平有语音障碍等。

对于偷车一事,黄一平的父亲黄富强解释,车是另外一伙和黄一平一起租房子的人偷的,他们偷车后把钥匙扔在屋里,儿子觉得钥匙漂亮就拿走了,随后被警察抓住。

庭审中,包括黄一平在内的所有被告人均称供词是屈打成招的。

2014年9月25日,被羁押的四名在校学生被取保候审,四人在被羁押一年半后终于回家。

2015年3月9日,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犯盗窃罪,判决黄一平有期徒刑七年;陈宗汉等四人皆为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陈宗汉等四人上诉。

2016年1月28日,二审开庭。法庭当庭播放了被告指认作案现场的视频。视频显示,当被告不记得地点是哪里,或答不上来偷了什么东西时,侦查人员会有提示;提示下被告仍然回答不出时,侦查人员会打断录像,要求重录。

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2016年7月6日,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以“南宁市公安局南湖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作出不起诉决定。

取保候审后,四个人陆陆续续开始了工作。他们没有毕业证,投奔到亲戚乡人工作的地方。

陈宗汉在广东中山的工厂里给热水器的表面刷说明书,一群老乡住在一起相互照应着,老板娘从小看着他长大,信任他,也心疼他。

韦德聪在广东佛山制造空调压缩机的工厂里,他每天早上8点开始工作,晚上8点拖着沉重的步子和一群穿着同样工作服的人从工厂大门出来。他内向,话很少,聊天中提起好朋友徐伟杰的次数多于自己。聊起徐伟杰,他笑得内敛却开心,有一对大大的酒窝。

徐伟杰去韦德聪工作的厂区找过工作,徒手安装遥控器的外壳,一天做12个小时。他干了一天就不做了,手起了泡,疼了一个星期。徐志毅没有怪儿子,因为儿子说,在工厂重复性的工作让他回想起在看守所每天重复串珠子的生活。

陈崇今年来到深圳,在姑姑的餐厅里做服务生,他个子小,胆子也小,说话轻言细语,聊到难过时眼泪在眼里打转,开心时腼腆地低头笑笑。在看守所的一年半,陈崇从130多斤瘦成了100多斤。他今年22岁,2013年出事前还把自己当成小孩。从看守所出来,看见父母老了很多,也知道了开货车的父亲卖了车,“觉得好心酸呐,自己好像突然间要准备着长大了。”

2013年3月26日以后,陈宗汉觉得自己变大胆了,变自卑了。“担心别人问自己的经历,怀疑你偷东西,说你这个劳改犯啊,怎么被关了一年啊。”

事情发生后,四个人聚过一次,在二审裁定发回重审的那个晚上。仗着酒劲,陈宗汉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愧疚。他说黄一平交代了除了陈宗汉还有他的三个室友,黄一平不知道室友的名字,但描述了三个人的身体特征。他被打得受不了,就按照特征说出了三个人的名字。

徐伟杰说他能理解,因为自己也是扛不住才承认的。

9月6日,四人回到学校询问学籍情况,次日接到通知可以复学。同时,四人也在和律师商量申请国家赔偿。

过去三年发生的事,让同在广西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司法警察系就读且成绩优异的陈宗汉的哥哥陈宗辉与自己的梦想渐行渐远。当弟弟的事情暂时平息后,他去了浙江一家塑料厂,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文中黄一平、黄富强为化名)

据澎湃新闻

(原标题:被警察拦截的警察梦——警务系学生涉盗窃关一年半被撤诉)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